居民想喝“市政水”咋這麼難?
  4月3日《北京晚報》報道,在南四環和南五環之間,京開高速兩側的很多小區都採用自備井供水,京開高速東側的同興園小區就是其中之一。同興園小區的自備井轉“政”之路,歷時近10年,至今沒有著落。
  面對漂著油的自備井水,物業進行水質測試,報告顯示合格。可居民自籌經費請專業機構測水質,結果與當初物業公示的報告大相徑庭。一個說合格,一個說不合格,到底哪個更客觀?但不管怎樣,飲水事關居民健康。居民想告別自備井水怎麼就這麼難?問題出在哪兒?物業工作人員稱,現在小區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居民不交物業費,還有的不交水費。而要接入市政水,則有更難解的根源性難題:管線改造的費用沒有著落,附近沒有自來水廠。看來,這些問題確實存在,要不然,也不至於這麼久也沒有結果。
  自備井用戶併入市政供水管網,期待相關部門能加快“改革”步伐,儘快讓市民都喝上乾凈水。
  □麻賀永(公務員)
  關閉校園小吃店
  不是最好辦法
  日前,北京大學“社區中心辦公室”在北京大學未名BBS發帖稱:“因天氣逐漸炎熱,考慮到小吃區域的面積普遍較小、食品衛生及食品安全問題,經社區中心討論決定於3月底將外圍小吃區域取消。”小吃店被關,在學生中引起爭議。”
  位於北京大學五食堂斜對面的小吃店,已經存在好多年,頗受學生歡迎。小吃店可以在食堂打烊時繼續為學生服務,可以送餐上門,小吃店關門的前一夜,所有檔口都擠滿了人,學生還紛紛在店門口合影留念,由此可見學生對於小吃店的依戀。
  小吃店有衛生隱患,確實是個問題,但是有必要因此一律關停嗎?實際上,學校和監管部門完全可以採取各種辦法,促使小吃店改善衛生水平。例如,監管部門加強日常檢查,學校在與小吃店經營者簽訂租賃時,對小吃店食品衛生提出詳細的要求,若不達標可以隨時終止合同。學校也可招募學生志願者,對小吃店衛生不定期暗訪。
  總之,滿足學生生活需求和保障食品安全之間並不存在矛盾,辦法有很多,關鍵是想不想動腦筋去做。
  □周立才(市民)
  市民訴拆違
  執法部門在哪
  媒體報道,近日,家住朝陽區康城花園別墅的王女士致電本報稱,小區內的一位業主在沒有任何規劃審批程序的情況下在房屋南側加蓋了一座與房屋等寬並且延長了4米多的建築,導致鄰居家的採光受到了影響。
  沒有任何規劃審批手續,就加蓋影響鄰居家採光的建築,這是既違法又侵權的行為。被侵權鄰居告了,法院也於去年6月判決要違建業主限期拆除,但違建人就是不拆,這都快一年了,違建業主還只是要和鄰居商量解決此事,說小區內違建多了,沒有要拆違建的意思。對違法建設,有關違建整治部門是否也該出面執法了?治理違法建設的專項行動是不是已經結束了,違建又沒人管了。該小區住的都是富人,對富人違建,莫非就要區別對待、放任縱容。如果違建人和鄰居達成侵權補償協議,這違法的事難道就了了?
  政府有保護公民不受違法侵害的義務,不該坐等公民費那麼大勁兒通過訴訟去維權護法。執法部門如此執法不嚴,都視法如兒戲,咋公民信法、守法。
  □何俊峰(職員)  (原標題:來信)
創作者介紹

註定

wu87wunff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